您的位置:首页  »  【玫瑰红】作者:不详
玫瑰红
 

 字数:38188字
下载次数: 70



 


  到广州读书,是他最大的愿望。他如愿进入广州大学,就读物理系。
 
  大一的学业不重,而且他不推崇埋头枯燥的学习,他更喜欢运动。
 
  「英伟,打球去。」乔海砰砰地在走廊里拍着皮球,高声的叫道。
 
  英伟答应着,飞快地穿好运动裤头背心,出来抢过皮球与乔海嬉闹着来到球 场,见到系里篮球队的几名队友早已在热身,嘈嘈嚷嚷着嫌他们来晚了,而球场 的另一边,体育系的篮球队的队员也在热身,这时体育系的队长小范离开队友走 过来,说道:「赛一场?」
 
  乔海嬉笑道:「赛一场,就赛一场,看你们还不服输。」
 
  体育系今年两个主力毕业离队对他们整体水平影响很大,而物理系自从来了 英伟和乔海,大大增强了队伍的实力,与体育系俨然成两强争霸的态势,就在一 周前结束的系蓝球队的比赛中,体育系以3分之差输给了物理系,他们当然不服。 
  他们的比赛虽然没有裁判,没有名次,但他们仍然很投入,比赛很激烈,吸 引了很多学友,有人专门找来黑板给双方计分,一边一个物,一边一个体,引得 学友们哈哈大笑。
 
  比赛进行到一半左右,两队的比分仍然胶着,英伟防守小范在边路的进攻, 看到小范要传球,他伸臂一挡,阻住了球的路线,但用力过大,皮球飞出场外, 就听见哎吆一声,他转头看到皮球在地上无力的跳动着,一名穿着白色休闲服的 女生双臂交叉抱着胸蹲在地上,痛苦的咬着嘴唇,皱着眉头,他忙歉意地蹲下身 问道:「没事吧?」
 
  她边上的一个黑衣女孩推了他一把,说道:「能没事?」
 
  然后低声对白衫女孩道:「我扶你回去。」
 
  两人把英伟凉在那里。
 
  英伟望着佝偻着身子扶着同伴慢慢离开的女孩,不知如何是好,他怔了一会, 还是让队友替他上场,跟了上去,那黑衣女孩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冷地道:「你 跟来更好,省得到时候找你。」
 
  英伟更拿不定主意了,迟疑一会,又跟了上去,随他们到了女生公寓三楼, 这里是学校给条件好的同学准备的最好的公寓,他们称作「豪华套间」,每五个 人独立一间,每间有五个房间,虽然只有6、7平方,但一人一个房间,条件也 很好,空调、电视、席梦思俱全,比他住的那6人一间的公寓强百倍。英伟站在 凉爽的过道里打量着,虽然男生宿舍的「豪华套间」他也去过,但那里异常脏乱, 臭味刺鼻,但这里飘荡着淡淡的香,干净整洁。
 
  他正出神,那黑衣女孩打开了房门,看他还站在过道里,扑哧笑了,道: 「你还倒老实,那边去坐吧。」
 
  她带他到小客厅,让他坐在沙发上,他忐忑的问道:「很严重吗?」
 
  女孩笑着:「严重倒不严重,不过得痛两天,你看怎么补偿吧?」
 
  他瞄她一眼,低声道:「你说吧。」
 
  这时那白衫女孩弯着腰仍双臂抱胸走进来,皱眉道:「算了,别难为人家了。」 
  她已经换了一身米黄色的短连衣裙,进来后坐在了门口的沙发上。
 
  黑衫女孩道:「倒是你来做好人了?今天不能饶他。」
 
  她想了一会,道:「这样吧,我们也不难为你,今天晚上你请客,就当赔罪。」 
  英伟心想:「不就是请客吗,有什么了不起?再说有你们两个美女陪着,艳 福不浅呢。」
 
  他一口答应,就回宿舍把衣服换了,带了钱来到女生公寓楼下,那两个女孩 已经在等他了,受伤的女孩还是有些不情愿,在黑衣女孩的拉扯下,才随着来到 校外的一家酒店,三人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他本来以为会随便吃点就算了, 没有想到黑衣女孩净挑贵的点,他估摸一算,他带的300块差不多要全报销。 
  毕竟是年轻人,他们渐渐寻找到话题,他知道了那黑衣女孩叫曹颖,是学校 医学系的,受伤女孩叫元芫,是计算机系的。当知道他就姓英时,曹颖笑道: 「看你们两个的姓,都够绝的。你是哪里人?」
 
  英伟答道:「青岛。」
 
  「青岛?」曹颖道。
 
  「老乡呢。」
 
  「你也是青岛人?」他听她口音像南方人。
 
  「不是啦,元芫是。」元芫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曹颖是苏州人。
 
  结账时,服务员送过来一张账单,英伟接过来一看,吓了一跳,竟然是50 4元,他以为看错了,一个菜一个菜的算,504元还是打折以后的,他不禁傻 了眼,尴尬的道:「等会再结,还没有吃完呢。」服务员用异样的目光盯着他, 他不由脸红了。
 
  元芫接过账单,扫了一眼就低头打开包,取出600交给服务员,服务员拿 着单子去了,英伟不好意思的道:「我的钱不够。」
 
  把兜里的300多拿出来递给元芫:「剩下的我以后还你。」
 
  元芫道:「不用了,算我的吧。」
 
  曹颖接过钱去,道:「那不行,该谁的就是谁的,有钱赶紧。」
 
  英伟应道:「是是是。」
 
  那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他只好跟同学借了钱吃饭。但想到还该人家200, 也不敢吃好的,早点省了,中午晚上啃咸菜吃米饭,这天他很晚才去餐厅,要了 一个米饭,在角落里快速的扒着米饭,这时一个人来到他身边坐下,他没有理会。 
  突然一盘菜推到了他的面前,他转头一看,竟然是元芫,她浅笑着,说: 「尝尝,这是我炒的。」
 
  他感激的道:「谢谢。」
 
  飞快地把那盘菜吃了个底朝天,又去把盘子唰了,交给元芫,元芫道:「好 吃吗?」
 
  他摸摸头,道:「没有吃出来。」
 
  元芫疑惑地看着他,他笑道:「你守在旁边,忘了品尝了。」二人哈哈笑起 来。
 
  从此,两人开始熟悉,不久就坠入爱河,英伟已经是元芫宿舍的常客,二人 满般配的,英伟身高180cm,英岸挺拔,高高的鼻梁更显出他的英气,加上 强壮的体魄,完全一个英俊美男子的代表,而元芫身高172cm,拥有骄人的 身姿,凸胸纤腰翘臀,鹅蛋脸,丰唇大眼,配上她白皙的肌肤,几近完美。 
  这天,英伟打完球,汗浚浚的来到元芫的宿舍,她这里有一间浴室,可以淋 浴,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元芫一个人在带着耳麦躺在床上看书,元芫见他推门 进来,起身接过他的衣服,泡在盆里,英伟见没有别人,便问道:「她们去了哪 里?」
 
  元芫道:「小刘与阮杰她们回家了,曹颖和大蔡去网吧了。」
 
  英伟看着她弯腰翘起的小巧的屁股,不由一阵冲动,就要拥住她亲吻,元芫 推开他,道:「先去洗澡。」
 
  英伟一笑,也不勉强她,去了浴室,冲了水才发觉浴室里没有浴巾,他拉开 门先看看没有别人,然后低声叫着元芫,元芫正在给他洗衣服,从洗手间探出头 来,道:「怎么?」
 
  英伟道:「给我拿块毛巾好吗?」
 
  元芫甩甩手上的泡沫,拿过一条毛巾递给他,看着她半裸的臂膀,他突然有 一种冲动,伸手接过毛巾的同时,也抓住了她的手腕,顺势一开门就把他拉到浴 室里来,脚在关上房门的同时,紧紧拥住了她,她羞臊的脸通红了,略推据一下, 已被他热烈的吻融化,伸臂紧紧圈住他坚实的胸膛,接受他的吻,她感到他下体 的坚硬,那话儿隔着她丝质的上衣顶着她柔软的小腹,她不禁也有一丝冲动,小 手在他的引导下,终于握住了那火热的东西,她的身子顿时酥了,颤抖着,他狂 热的吻着他的脸颊、耳垂、颈项,她完全陶醉了,只是紧紧地拥着他,握着他那 东西……
 
  当英伟来解她的衣服时,她拒绝了,她呻吟着,道:「伟,这里不行,到我 房间里去……」
 
  英伟只好放开手,元芫温存的道:「我来给你搓背。」
 
  英伟捏着她小巧笔挺的鼻子,笑道:「你可不能反悔。」
 
  她嫣然一笑,为他搓着肥皂,仍然在他的坚持下,一直握着他的话儿,最后 还为他清洗了那里,才谨慎的开门,探头听听外面仍然静悄悄的,才回到自己房 间,掩好了门,看着自己已经湿透的外衣,她甜蜜的笑着摇摇头,打开壁橱找出 衣服更换,想起刚才的约定,她特意挑选了黑色短衫短裙,胸罩也挑选了一件白 色丝质薄胸罩,底裤也是丝质的,几乎透明的那一种,她很少穿这件曹颖坚持她 买的底裤,穿上它几乎和不穿一样。她在镜子里欣赏着自己,感觉今天好性感, 不由羞涩的笑了。
 
  英伟冲完水,把毛巾围在腰里,观察一下外面,飞快的闪进元芫的房间,随 手带好房门,元芫笑道:「你是越来越大胆了,姐妹们回来有你好看。」
 
  英伟憨憨的笑道:「不是没有回来吗。」
 
  然后就被她今天的打扮吸引,伸臂就揽她在怀里,深深的吻下去,浴巾滑落 了,他压倒他在床上,搓揉着她丰满的身子,她呼呼喘着粗气,主动的握住了他 的话儿,他兴奋的解着她的衣衫,当短衫撩过她的胸部,他真切的看到了她没有 被胸罩完全包裹的奶子,他双腿夹住她的屁股,伏下身,双手捧住奶子,嘴唇摩 挲着她鲜嫩的奶肉,她全身一紧,感觉下身有淫水汩汩流出来,她没有想到自己 会反映那样强烈,她摒住呼吸,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但强烈的刺激一波一波继续 攻击着她亢奋的神经。
 
  他灵巧的舌已在她大枣般的乳头上滑动,她抱住他的头,用力按在乳房上, 他吞没了她的乳头,用力吸吮,她开始扭动着身子,阴道一阵阵收缩,她极力的 克制自己,然而却不能自已,口中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他剥掉她所有的束缚,跪在她脚边欣赏她,她娇羞地闭上眼,夹紧修长的双 腿,但她没有遮掩,任情人饱饱地欣赏她身体的每一寸美丽。
 
  她的肌肤雪一样白皙,鲜艳地唇就像雪地里盛开的花朵,瀑布般的秀发衬托 着她美丽地脸庞,两颗圆滚滚的奶子散发着她的淫荡,胯下那三角地带的绒毛刺 激着他的感官,他扑上去,用坚强的胸膛搓揉着她柔软的肌肤,抚摸着她光滑的 双臂,亲吻着她绯红的俏脸,房间里弥满着淫昵的春情……
 
  他将她的双腿缓缓分开,她乖巧地曲起膝部,微微外分,双足摩挲着他的双 腿,他托着坚挺地话儿,食指探索着她的阴唇,她双腿一紧,身子不住抖动,他 的手指探入了她的花瓣,那已经比她手淫舒服刺激多了,他在手指的引导下,龟 头抵在她阴唇间,缓缓向里挺进,她的阴道剧烈的收缩着,紧紧包裹住他侵入她 腹地的快乐之源,她感到了疼痛,她低声叫唤一声:「痛呀……」
 
  身子一挺,粉臂圈住了他宽阔的胸膛,然而,她被更强烈的疼痛侵袭,他的 话儿在她的用力下,已经完全侵入了她还柔嫩滑腻的阴道,他慌乱的想抽出话儿, 但她张开的手掌抱持住他的屁股,勉强笑着摇摇头,他温柔地道:「我弄痛你了?」 
  她等那一阵痛过去,鬼鬼地笑了,道:「你没有吗?」
 
  但她再也笑不出,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突然来临,她分开了手臂,紧紧抱着 他的背,双腿圈住他大腿,让那坚硬更深的进入自己的身体,思想开始迷糊,大 脑几欲涨裂,那是高潮,高潮就这么快来临了,没有任何防备。
 
  她娇羞地缩在他怀里,不敢看他寻问的目光,用自己都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 道:「好舒服呀。」
 
  他爽朗的笑了,她拍打着他的背,扭动着身躯,道:「你嘲笑人家。」
 
  他抚摸着她的乳房的边沿,道:「没有呀,怎么会呢,不过,没有想到你那 么快。」
 
  他挪动了一下身子,那里面也蠕动了一下,她再次感受到强烈的刺激,让她 无法忍受,她歉意地道:「伟,别动,我受不了了。」
 
  他点点头,抱住她,看着她布满红晕的俏脸,道:「知道吗?!你刚才好淫 荡。」
 
  她柔软的小手掩住他的嘴,娇啧道:「不准你说。」
 
  英伟一笑:「好,我不说了,我做行了吧。」
 
  元芫道:「不要了。」
 
  但她没有阻止他,因为那一阵高潮已经消退,没有了刚才的那痛苦的感受, 他克制着自己的欲火,慢慢抽送,但抽送了不多时候,轮到他不能自已了,他加 快了抽送的速度,温暖湿润的阴道刺激着他的话儿和全身的神经,他在急速抽送 中射精了,受到他的感染,元芫再次达到顶峰,几乎虚脱了,紧紧拥着。
 
  两人就这样搂着,体味那快感的余韵,话儿慢慢变软,最后滑出了阴道,湿 淋淋的淫水打湿了两人的腹部和大腿,元芫惬意的道:「好舒服,伟。」
 
  英伟咯咯笑着,道:「你好骚呢。」
 
  元芫含笑白他一眼,道:「你不喜欢?」
 
  英伟嘻嘻笑道:「当然喜欢,你再叫两声更好。」
 
  元芫哼了一声,道:「得寸进尺。」
 
  元芫道:「起来了,她们该回来了。」
 
  「再待一会吗,」英伟道:「他们没有那么快回来。」但此时却响起了开门 声,曹颖和大蔡嬉笑着进来了。
 
  元芫慌乱的推开他,起身一看,身下一片狼藉,带着血色的淫水布满了腿腹, 白色的床单也一片红色,她揭起床单,擦拭了淫水,丢给英伟让他擦拭,快速的 穿起衣服,英伟穿好衣服后,悄悄去打开门钮,元芫已藏好床单,换上一块绿色 的,刚刚收拾完一切,门被推开了,曹颖笑着:「小两口,没有出去呀?在家里 闷什么呢?」
 
  元芫脸一红,道:「那你还进来。」曹颖嘻嘻一笑:「那就不打扰了。」随 后关了门回房间去了。
 
  元芫吐吐舌头,做个鬼脸,依偎在英伟的怀里,仍然有一丝羞涩上离开! 
  一个月以后,英伟跟随元芫来到她在越秀小区的家里,这是他第一次来这里, 见到元芫的母亲,还有一丝拘束,而元芫的母亲异常开朗,热情招呼着女儿的同 学。坐在陈设简单但优雅的客厅里,英伟打量着元芫的母亲,她看起来非常年轻, 他没有想到元芫母亲这么年轻,细腻的肌肤看起来比元芫还要好,他实在看不出 她的年龄,如果不知道她是元芫的母亲,他或者以为这是元芫的姐妹。她和元芫 很像,只是眉宇间有一份成熟和妩媚。
 
  晚上,英伟就留宿在元芫的家里,睡在客房里,不知怎的,他眼前老晃动着 元芫母亲的身影,无论如何也睡不着,正迷迷糊糊间,他感到一双手在他身上抚 摸着,他挣开眼,借着客厅里微弱的灯光,他看到元芫含笑在看着他,他心中一 荡,把元芫拉进怀里,抚摸着她酥胸,渐渐情浓,元芫引导着他话儿进入体内, 他缓缓抽送,元芫也配合的举高双腿,没有了在宿舍的那一份谨慎,增添了更多 的快意。
 
  元芫醒来时,已是早上9点,英伟还在酣睡,她心说坏了,一定被母亲发现 了,果然,她听到了母亲的脚步声,她悄悄起身,穿上睡衣,蹑手蹑脚来到门前, 听听客厅没有动静,打开门就要望自己房间跑,但母亲正巧从厨房出来,她脸上 不由火热,轻声叫了声:「妈……」
 
  母亲并没有责怪她,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吃早点吧。」她羞涩的点点头, 就回了自己房间里。
 
  昨晚他们卿卿我我的聊了半宿,没有想到,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她自怨自 艾了很久,才换好衣服去客厅吃饭,英伟也已经起床,正和她母亲闲聊。
 
  吃过饭,元芫和母亲收拾着碗筷,英伟也要帮忙,元芫的母亲不让,要他坐 着看电视,母女来到厨房,母亲轻声问到:「你们多久了?」
 
  元芫低着头,不敢看母亲,轻声道:「一个月。」母亲没有再说什么,看她 要出去,又叫回了他,关爱地看着她,道:「小心些,注意避孕呀。」元芫点点 头,感激地看着母亲,母亲擦干了手,拍拍她的背,道:「小伙子不错,我很满 意。」
 
  有了母亲的默许,元芫每个周末,都会带英伟回家。二人也和小夫妻那样生 活,这个原本冷清的家,也增添了欢声笑语。
 
  元芫的母亲也姓元,元芫随母姓。她只有36岁。关于元芫父亲,母女都不 愿提及,英伟也就不问。转眼寒假到了,英伟要回家过年,二人依依不舍,寒假 虽然短暂,但二人再次见面时,却感觉分别了100年,由于母亲在,他们只能 眉目传情,表达互相的思念。
 
  晚饭后,二人坐在客厅看电视,母亲识趣的回了自己房间,二人才有了亲昵 的动作。
 
  英伟环抱住元芫,抚摸着她的乳房,亲吻着她的脸颊,元芫小手抚摸着英伟 鼓起的话儿,道:「想死我了。」
 
  英伟在她耳边轻声道:「那,我们到房间里去吧。」
 
  「不吗,我还想看完这集电视剧呢。」元芫聚精会神地盯着荧屏,扭动着身 子道。
 
  「别,别摸那里,老妈出来不好看。」此时,英伟的手正顺着元芫的大腿, 隔着裤袜抚摸着她已经湿了的胯下,元芫推开他几次,但英伟的手仍然探进来。 
  元芫强忍着,她早已亢奋,但毕竟时间太早,而且她不想这么早就回房间里 去,她习惯了做爱时大声喊叫呻吟,那样她才能释放自己的情绪,况且,母亲没 有睡。
 
  他见不能阻止他,借着广告时间,她回了房间,英伟本来跟去的,但却被关 在了房门外,他只好在沙发上坐下来,不多会儿,元芫丛房间里出来了,已把超 短裙换下,换上了一件花布百褶裙,裤袜也已经脱去,白皙地足赤着,风韵撩人。 
  元芫撩着裙子坐在他身边,朝他嫣然一笑,又去看电视。英伟已被她撩拨的 不能自制,待他一坐下,便伸手摸她,不料裙底空空如也,入手便是她湿粘的阴 唇,他做个鬼脸,便伸臂从她股沟探进手去,手指玩弄着她的阴门,她把一条腿 搭在他腿上,让他的手指可以灵活地活动。
 
  突然,他们看到母亲从身边走过去了,并没有看他们,但二人还是略显慌张, 英伟匆忙把一只抚摸着元芫的手移开,元芫也缩回抚摸他话儿的手,但压在元芫 胯下的手却一时抽不出来,幸好有裙子遮盖,不致出丑。见母亲去了厕所,他索 性不抽出手,轻柔地揉动着元芫的阴核。
 
  不久,母亲从厕所出来,竟然坐在他们旁边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那也是她 喜欢的片子。他更不好抽手了。过了一会儿,看到母亲精力集中在电视上,他胆 子大一些,继续勾动手指,不想手有些麻木,一下子竟突入了阴门,进入了阴道, 元芫一挺身子,哦的叫了一声,英伟忙缩回手指,淫水顺着手指流向手掌、沙发。 
  元芫没有想到自己反映那么强烈,在母亲探寻的目光下,不由红了脸。她赶 忙用别的话题遮掩过去,但英伟的手指又开始刺激她,她颓然依在沙发上,手指 紧紧掐着英伟的手臂,她高潮来了……英伟加快了手指进出的速度,她在一浪高 过一浪的高潮中,她咬着嘴唇,忍受那高潮地激荡。
 
  她的高潮退去了,她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起身进了浴室,脱光了身子,冲 洗着。母亲也起身来,走过英伟身边时,双颊绯红的向他一笑,他竟然心中一荡, 那是一个淫荡的笑,一个妩媚的笑,一个勾魂的笑!
 
  他怀着异样的心情关掉电视,回到房间里,脱掉裤子,内裤上粘满了他刚才 摄出的精液,在元芫高潮时,他竟然在看着元芫母亲,吊带睡裙下那仍然玲珑的 身躯和急速起伏的胸脯,带给他更多的幻想,他射精了。那是意淫。虽然不该, 但他无法克制。他无奈地摇摇头,退下内裤,依然坚挺的话儿直耸着,龟头仍然 有欲涨裂的感觉。他自慰了几下,精液再度喷出,他默默享受着。
 
  换上睡衣,他来到浴室,门没有锁,他推门进去,元芫仍然泡在浴缸里,脸 愈发红润,他脱掉睡衣,跨进浴缸,二人拥抱着,亲吻着,抚摸着。
 
  英伟已经是元府的准女婿了。而乔海也借着英伟与元芫的关系,接近曹颖, 但曹颖若即若离,乔海却是满腔热情,终日缠着她。
 
  这一天,适逢周末,英伟下课后,就来找元芫,乔海也跟着来了,宿舍里只 有曹颖和元芫两个人,英伟却看到元芫满面愁容,似乎哭过,他探寻的望着曹颖, 曹颖摇摇头,招呼乔海道:「小孩,走,看电影去。」
 
  乔海还是第一次看到曹颖那么主动,欣喜若狂,那有不答应的道理,丢下一 句:「哥们,我去了。」
 
  随着曹颖出门。英伟拥着元芫的肩道:「芫,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元芫伏在他肩上哭了。元芫哭了很久,无论怎么问,元芫就是只哭不说,英 伟只好哄着她。
 
  元芫的手机响了,元芫也不去接,英伟看到是元芫家里的电话,便接了,是 元芫母亲。
 
  他叫了声阿姨,元芫母亲便道:「英伟呀,元芫呢?」
 
  英伟迟疑了一会儿,见元芫摇头,便道:「她去了洗手间。阿姨,有事吗?」 
  母亲停顿一会,道:「英伟,有件事你要帮帮忙。」
 
  「阿姨请说。」
 
  「是这样,元芫的爸爸来了,想见见她。」
 
  这还是英伟第一次听这母女说起元芫的父亲。
 
  「元芫不肯回来,你劝劝她,好吗?」
 
  英伟答应道:「好的。」
 
  元芫母亲又道:「他也想见见你,你一块回来。」
 
  英伟挂了电话,他不知道元芫为什么不肯见她的父亲,但知道这个他不属于 这一家,也许,父母的离异伤害了元芫。
 
  元芫哭过,情绪好了些,英伟小心的道:「你父亲回来了,不论过去怎样, 他终归是你的父亲,你应该见见。」
 
  元芫摇摇头,道:「你不知道,他……」
 
  元芫不是婚生,她是私生子,她的父亲是一个台湾人,母亲是他在内地包养 的情妇,虽然他仍然每个月付给他们母女生活费,但已经十多年没有来过,元芫 一直认为他抛弃了他们。了解这些,英伟不难理解元芫不见他的理由。
 
  他温言道:「就因为这个嘛?没有那个必要,如果不是他,怎么会有今天我 们的相爱?他给了你生命,不管他尽没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但我们不应该却了礼 数,该愧疚的是他,不是你。听我的,洗洗脸,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见他去!」 
  元芫勉强答应了,打的到家,元芫的母亲和一个精神矍铄的白发老人在门口 迎接他们,元芫母亲向他们介绍着,老人名叫李和成,很和蔼,与他握着手,夸 奖道:「不错,不错,很好的小伙子。」
 
  英伟也打量老人,见他有60开外,头发已经花白,白衫白裤白皮鞋,越发 显得精神,由于保养的好,红光满面,身板也笔直。他很开朗,他关心的询问着 二人的学业,元芫一句话也不说,英伟代她回答着。
 
  话题逐渐转入高科技,英伟的见解很得到老人的赞同。英伟也感到和老人有 很多话题可以探讨,特别是他对IT业的了解,让他几乎耳目一新。二人聊到很 晚。晚饭后,元芫就回房间了。
 
  客厅里不时传出二人会心的笑声,元芫的母亲只是含笑看着他们聊,不时倒 倒水,很少插嘴。时钟指向12点,老人才挽着元芫的母亲去睡了。英伟去元芫 的房间,元芫推说累了,赶他去客房睡,英伟见她情绪平稳,竟去了客房。可是 躺下后,他怎么也睡不着,一回想到元芫那妖娆的身姿,一会想到李和成的健谈, 一会想到元芫母亲撩人的风情,但总在眼前晃动的却是元芫的母亲,挥之不去。 
  他感到尿急,披上睡衣开房门出来,突然清晰的听到元芫母亲房间里传出淫 荡的呻吟,那么勾人心魄,英伟话儿立时耸了起来,匆忙进了厕所,费了好大劲, 强按着话儿撒完了尿,也不敢冲厕,悄悄回来,就听见那边卧室里已没有呻吟声, 李叔叹了口气,隐隐传来李叔的声音:「老了,不行了。」
 
  元芫母亲吃吃一笑,道:「你威风不减当年呢,好舒服,好久了,没有束缚 过了。」
 
  李叔道:「这么多年了,你一个人带着元芫,就没有想过找个男人?」
 
  元姨道:「我是你的,永远是你的,我不会属于第二个人。」
 
  李叔似乎很感动,哽咽地说道:「苦了你了,11年了,康儿也比我高了, 也不能带他来见你。」
 
  英伟一怔:「康儿,难道……」
 
  他的猜测立刻得到证实,元姨似乎哭了,道:「我好想他,生下他,就离开 了我,我好想见他。」
 
  李叔安慰着她:「会的,我一定找机会带她来见你,就算你们不能相认。委 屈你了。」
 
  元姨平静了一些,道:「没有什么,这么些年了,我什么也不怨,也不求, 只盼望康儿平安。」
 
  转眼又一个学期过去了,暑假,英伟在一家电脑公司找了一份工作,下班后 就到元芫家里吃饭休息,他对元芫的感情依旧,不知怎的,他的心里渐渐喜欢上 元姨,虽然他有一份负罪感,但这份感情却与日俱增。
 
  元芫在暑假参加了一个书画班,出去写生了,要3天才回来,家里只有他和 元姨,没有元芫在家,英伟感觉很不自在。
 
  因为很熟悉了,加上天热,元姨只穿了一件白纱吊带短裙,赤着腿,足上一 双拖鞋,很随意。
 
  这身打扮不禁让他想入非非,她身材比元芫还略高,相貌仿佛,一张小嘴更 性感,两只硕奶顶起短裙,乳沟深陷,小腹略微凸起,屁股浑圆,两条长腿修长 丰润,每一寸都透出成熟的美。
 
  他在忐忑不安中吃完了饭,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吃完饭,他帮着收拾碗筷, 刷好后,他心思不属的向厨房外走,不成想在门口迎面和元姨撞个满怀,元姨也 不防备,身子就向后跌,他急忙伸臂抱住她,由于突然,他用力较大,竟一下将 元姨拉近怀里,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他感受到元姨身体的柔软,一直坚硬的话儿 就顶在她小腹上。
 
  元姨娇羞无限,忙推开他,发觉一只拖鞋因为足下发滑,摔到厨房里了,她 示意英伟给她取过来,英伟捡了拖鞋,本来他递给她就行了,但不知怎么,他弯 腰去给元姨穿,他一直很喜欢元姨足弓很美的脚。
 
  元姨缩了缩脚,还是让他握住,让她给穿。他握着他绵软的脚,一阵冲动, 什么也不顾了,拦腰把元姨抱住,脸贴在她小腹上,低呼一声:「元姨……」 
  泪水止不住就流下来,元姨也是身体一震,但她很快平静下来,抚摸着他头 发道:「好孩子,你的心我知道,可是,我是元芫的母亲,你将来的岳母呀。」 
  英伟激情过后,也冷静下来,他松开了手,任元姨扶起他,来到客厅坐下。 
  他非常懊悔,怎么就克制不了自己?以后怎么面对元芫?元姨?他这是做了 什么?
 
  他以为元姨会赶他走,但元姨却坐在他对面,没有责怪他,温言道:「谁也 有年轻的时候,没有什么,唉……」她竟然叹了口气。
 
  英伟歉意地道:「对不起,元姨,我……我糊涂。」
 
  元姨微微一笑,递给他一块手绢,笑道:「一个大男人,竟和女人似的,快 擦擦泪吧。」
 
  英伟接过,擦了泪水,勉强笑笑,道:「我……我回宿舍了。」
 
  元姨的笑容慢慢消失,怔怔看他收拾好东西,看他在门口向她说再见,她突 然叫道:「英伟,你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