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同学的可爱女友】( 同人:小诗的受孕盛宴)【作者:fantercy】
构思:fantercy
字数:1047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同學的可愛女友 同人 小詩的受孕盛宴.jpg (184.9 KB)

  前言:

  继糖糖之后,又写了小诗的同人故事,希望大家喜欢。写着写着,因为发现越写越多、越写越长,所以后面草草收尾了,当留给各位读者一个幻想的空间吧。
               ※※※※※

  正值国中二年级的夏天……

  「喂,小健你知道吗?夜店里真的有很多正妹欸!而且还可以随便佔她们便宜。」

  一个星期五的午休时候,阿豹这样对小健说。

  小健皱着眉头回道:「就算是又怎么样?我们又不能去……」

  旁边的小峰也附和道:「就是啊。」

  阿豹和小峰是小健的同班同学兼最好的朋友,阿豹其实为人不错,很有义气,但他就是多鬼主意,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在学校或外面做过的恶作戏已经不计其数了;小峰为人则比较文静,就是与阿豹完全相反的类型啦。

  有时候小健会想,到底是怎么样的孽缘使他们三个成为好朋友呢……

  小健今年十四岁,理所当然没有去过阿豹口中的夜店,也不可能进得了去,只是听到阿豹这样形容,小健心里真的有点感兴趣就是了。

  看到两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阿豹接着说:「昨天我跟我哥去了,在夜店看场的人意外的散漫,我轻松就混进去了。」

  「」真的假的!?「」小健和小峰不约而同的惊叫起来。

  「我骗你们干嘛!夜店的大姐姐真的很正点,衣着曝露不在话下,而且还开放得不得了。昨天我哥对一个女生上下其手,她都没有反抗!」

  听到阿豹的话,小健和小峰胯下的裤裆都不禁涨起来,各自咽了一口唾沫。
  阿豹又笑着说:「怎么样,有兴趣一起去吗?」

  「一起去?」小健紧张地问道。

  「对,今天晚上,就我们三兄弟!」

                ***

  同一天晚上,小诗一个人来到夜店。

  (唉……男友和小凯都没空,糖糖又约了男朋友……真闲啊……)

  小诗今年十九岁,身高163公分,清秀的样子和一头染成褐色闪亮的秀发迷倒过不少男人,而她34E、23、34的魔鬼身材更是令他们为之疯狂。
  可能因为是混血儿的关系,小诗的性格比较开放,也是这家夜店的常客,每逢身边的朋友没空的时候,她都会自己一个人来这里,一方面可以跳舞轻松一下,另一方面她也很享受将自己美艳的身材曝露在众人的面前,看到大家对自己垂涎三尺的样子,总是令小诗兴奋不已。

  今天,小诗穿着白色的吊带低胸窄裙,米黄色的罩杯若隐若现,诱人的乳沟在来这里的途中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而窄裙的裙摆只是刚好盖住臀部,配上黑色的网袜使修长的美腿更加迷人。

  2014012522- 009。jpg

  事实证明,当小诗进入夜店的瞬间,夜店里顿时鸦雀无声。

  (啊……大家都注视着我~身体变得好兴奋……淫水都流出来了……)
  享受着那种犹如被视奸一样的目光,小诗走到舞池跳起舞来。

                ***

  「看吧,我就说可以轻易走进来!」

  夜店的角落,三个身高明显比较矮小的身影在窃窃私语。

  因为受到阿豹的唆摆以及出於强烈的好奇心,小健和小峰相相敌不过引诱,两人由阿豹带领下有惊无险来到夜店。

  而这时小健根本没有听阿豹说话,他的目光和精神都投放在舞池上,一众衣着曝露的女生在舞池大跳艳舞,令小健目不暇给。

  (真的很多正点的大姐姐,每一个都穿得很漂亮!啊,这边的男人还把手叠在女生的屁股上欸!哇,那边的男人还伸手到女生的胸部乱摸啊!)

  一如阿豹所说,夜店里真的充斥着淫靡的气氛。

  (这说不定比看A片还要令人兴奋……)

  想着,小健的肉棒不自觉硬了起来,将裤裆撑得高高的,而旁边的小峰的情况也差不多,目光完全被在场的女生所吸引了。

  阿豹知道两人已经无心听他说话,於是说:「干!你们两个比我还色啊!好,我们现在解散,各自寻开心,晚一点再集合。」

  说完,阿豹和小峰都急不及待混入舞池,纷纷找漂亮的妹子下手。这时,小健的目光被一个身材丰满的背影吸引,她就是小诗!

  小健并非从背影认得是小诗,只是单纯被她过於曝露的衣着以及比在场所有人都出众所吸引。

  (哇!那个姐姐的裙子这么短,稍为弯腰都会走光不是吗!?还有那对乳房,至少都有33E吧!)

  小健完全被色欲控制,趁着在她背后佔便宜的男人离开的空档,来到她的背后。

  (她的身体好香啊……)

  眼前的大姐姐大约十八、九岁,小健比她矮上半个头,她褐色的秀发传来阵阵的芳香,一瞬间征服了小健的思考能力。

  模仿刚才的男人一样,小健将手贴在那个女生的屁股上,不出果然,她非但没有避开,而且还主动扭动屁股,柔软的臀肉摩擦小健的手掌,小健可以感受到吹弹可破的触感从手掌传来,使他不由自主地轻轻捏了一下。

  「嗯……」那个女生发出一下销魂的呻吟声,使小健的裤裆涨得更高。
  (噢!比AV女优还要销魂的呻吟声……她的叫床声太淫荡了吧!)

  小健见眼前的女生主动迎合他,於是变本加厉,色胆包天地将裤裆顶在她的股间,并且摩擦起来,甚至开始幻想自己正在跟她做爱。

  (夜店真是个好地方,干这种事女生也不会反抗,换转是班上的女生的话,早就把的痛扁一顿了……)

  小健一边左右摆动下体,双手也没闲着,绕到女生的胸部,将那E罩杯的巨乳纳入掌心,一只手都覆盖不住的巨乳令小健兴奋不已。

  到目前为止,眼前的女生都没有反抗小健的痴汉行为,还不时发出「嗯……」、「啊……」的呻吟声,这种开放至极的表现终於令小健的性欲破錶了!

  (没想到夜店的女生开放到这个地步,被陌生的男人摸都会浪叫连连!她穿得这么曝露,其实是求欲不满,想来找人做爱吧!)

  认定小诗是比妓女还要淫荡的婊子后,小健大胆的从裤裆里掏出硬得发痛的肉棒……

                ***

  (啊~又有男人摸我了,有不少人看着这边,好刺激……)

  在舞池中央大跳艳舞的小诗此起彼落的遭到在场男人的抚摸,她不但没有因此而感到呕心,反而十分享受一众男人的抚摸。

  男人以各式各样的方法佔小诗便宜,有的揉她的巨乳、有的摸她的屁股、有的甚至用硬物摩擦她的股间。

  小诗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但她并没有拒绝,因为这是男人为她的身材、美貌疯狂的证明,优越感令小诗暗爽不已,只是……

  (靠!这是……)

  突然,一根粗长的硬物顶在自己的胯下,并且在大腿间前后摩擦起来,不明的热量使小诗的目光移到大腿。

  (天啊!他到底懂不懂规矩啊!?来夜店摸摸、佔个便宜就算了吧,竟然大庭广众打起真军来!!!你妈的,我这对网袜可是很贵的!)

  发现背后的男人竟然掏出肉棒在自己的大腿手淫,小诗立即无名火起,本想转身对那个男人海骂一顿,把他交给警察,可是当小诗转过身后,一时间却说不出话来。

  小诗之所以呆若木鸡并不是因为背后的人是什么彪形大汉,反而应该说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矮小子,即使如此,小诗还是没有开口骂他,因为……

  (小健!?他不是糖糖的学生嘛!?)

  (小诗姐姐!?天啊,为什么会是糖糖姐的好朋友!)

  小诗和小健同时间认出对方,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健心想:(糟糕了!好死不死,偏偏遇上认识的人……)

  小诗也是没想到这么一个十几岁的小鬼竟然会出现在夜店,而且非礼自己,原先的计划都被打乱了,说到底都有点交情,总不能把他交给警察吧。

  小诗的视线突然停在小健胯下的肉棒上,就国中生而言,小健的肉棒已经算是比较大。

  (比我男友的还要大呢!虽然比不上小凯就是了……)

  小健的肉棒正处於极度兴奋的状态,即使在昏暗的舞池仍可以看到肉棒上青筋暴现、一抖一抖的,小诗看着那根肉棒,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怎么办……总觉得非常……)

  这么想来,小诗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跟阿凯做过了,他的男友又一直忙於打工,看着眼前这么精力充沛的肉棒,小诗的身体突然热起来。

  (骗人……我竟然对着这种小鬼的肉棒发情……但是,它硬成这样也因为我吧……)

  小诗天人交战,心里不想背叛心爱的人,可是,这种理智一瞬间就被击溃了。
  (啊!!!不行了……对了!既然他是糖糖的学生,就当是帮朋友好好教导这个小鬼吧!)

  这样说服自己的小诗拉着小健的手,说:「跟我来!」

  不等小健回应,小诗就把小健拉到夜店里的残厕,一走到残厕,小诗就顺手关上门,连门都未有锁上就用力捏着小健的肉棒,使他怪叫一声。

  「啊!好痛……」

  小诗装出一副凶恶的样子说:「臭小子,年纪轻轻就来夜店啊!还敢非礼我?信不信我把你带到警察那里去!」

  「不要!我妈知道一定会打死我!小诗姐姐,求求你,我以后不敢了!」
  「哼,小弟弟都涨成这样,还真敢说。」

  小诗看了看小健那涨得发痛的肉棒,即刻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它还是软不下来,小健连忙害羞地用手掩起来。

  「是在我身上佔便宜,无耻地硬起来吧?」

  小健低着头说:「对、对不起……小诗姐姐的身体太美了……我……」
  听到一个小鬼因为自己的肉体而勃起,小诗得意地笑了,因为这是对她无上的讚美,对她妖艳的身体的肯定。

  「哼~那你刚才爽够了没有?」小诗露出不屑的表悄说道。

  「我……」小健羞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哈哈,小鸡鸡涨成这样,找不到藉口了吧?把衣服脱掉!」

  「唉?」

  「快!要是不想我跟你妈说,就乖乖听我的话!」

  小健被小诗凶恶的语气给吓破胆,想也没想就在残厕里脱起衣服来。

  突然,「哢嚓」的一声,小健被吓唬了。小诗竟然用手机将他的裸照拍下来!
  小诗不以为然地说:「要是你敢不听话,我就把它散佈出去。」

  「千、千万不要!」

  小健激动的心情完全传达不到给小诗,小诗丝丝然地跪在他面前,端详着眼前的肉棒。

  小健本想用手掩住,但在小诗的命令下只好红着脸一动不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从来没想过,被人盯着生殖器看是如此羞耻的事。

  (呵呵,小健的脸红彤彤呢,好可爱~)

  「嘿嘿,硬成这样我看你也不好意思走出这个门口吧,让姐姐帮你一把~」
  说着,小诗张开樱桃小嘴,一下子将小健的肉棒吞下去。

  「啊!小诗姐姐……」小健呻吟一声,全身顿时舒服得颤抖起来。

  小诗看到小健露出精神恍惚的表情后兴奋极了,又用力吸吮几下,然后将肉棒吐出来,还可以看见一丝唾液缠在朱唇和龟头上。

  小诗淫笑着说:「色小鬼,才吸了几下就爽成这样啊?」

  小健害羞得无地自容,都快要哭出来了,这更加激发小诗想要欺负他的心情,她再次将肉棒含在嘴里,一边用手套弄棒身,一边细味肉棒的味道。

  「啊……这样……啊…不行……好舒服……」

  说实话,小诗舔小健的肉棒的时候还挺舒服的,因为小健的肉棒不会像小凯的传出腥臭味,棒身也烫得好像要将嘴巴融化一样。

  小诗简直就要将肉棒吞下去一样,每一下吸吮都含到肉棒根部,龟头也不断顶进她的喉咙深处,令人窒息的快感使小诗不能自拔。

  (嗯……很好吃……比小凯的还要美味……嗯、停不下来了,好想……好想将他的精液吸出来……)

  欲望高涨的小诗按捺不住,用腾出来的手抚摸自己的小穴,即使隔着内裤,小诗仍然能感受到小穴湿润的触感,不,不如说淫水已经多到流出来的程度了。
  由小诗刚进舞池开始,小诗就被无数的人挑起性欲,小穴一直湿润无比,在看到小健的肉棒后,更是淫水氾滥了。

  因为不够过瘾的关系,小诗索性将内裤脱下去,一把塞进小健的嘴里。
  「不准吐出来!好好嚐清楚我的味道~」

  说完,又继续她的口部运动。

  小诗疯狂地将手指伸进小穴里抠挖,淫水就像涌泉一般不断溢出,一直沿着大腿流到地板上。

  (嗯……糟糕了,网袜被淫水给……算了,实在太爽了……停不下来……)
  肉棒一直在嘴里动来动去,而且越来越激烈,小诗的舌头高速地搅动,将唾沫和肉棒不断混和,还不时用舌尖在马眼上挑逗,令小健不时传来抽换。

  年少的小健岂尝过这种程度的快感,可是因为被内裤塞住嘴巴的关系,他无法好好呻吟,未能抒发的快感以及被年长女性凌辱的羞耻使小健的性欲更加旺盛,他感觉视线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脑里一片空白,只余下性爱的快感。

  看到小健的高潮相,令小诗充分感受到作为强奸者的快感,她决定暂且冷落小穴一下,採取进一步的攻势,她伸出双手温柔地抚摸小健的胸膛,突然一下用力,捏住小健的两颗乳房,一边揉搓,一边余下的手指在乳晕周围轻轻刮动。
  「啊……」

  最后,小诗将小健的肉棒吸到深处,用力收缩嘴唇吸吮,舌头在棒身快速转动,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终於令小健沦陷了──

  「嗯……嗯嗯嗯…唔……啊呀……」

  传出一阵高昂的呻吟声的同时,小健双眼泛出泪光的翻白过去,完全失神了,肉棒也在这时达到极致,射出炙热的精液来。

  大量的精液从龟头中涌出,小诗则津津有味地将其全部吞嚥下去,渴求已久的精液进入食道,令小诗也达到一个小高潮。

  小健和小诗高潮过后相继瘫软在座厕上,小健无力地颤抖着,而小诗则伏在小健的大腿上喘息。

  小诗喘着大气说:「呼……小鬼就是小鬼,吸几下就受不住了,人家的嘴巴有这么爽吗?看你爽成这样,连女孩子都不及你了~」

  (嘿嘿,强奸别人竟然是这么有成功感的,下次也这样跟小凯玩玩吧~)
  小诗心里暗爽着,突然,门外传来其他人的声音。

  「刚才的声音是在这里传出来的吧?」

  「嗯……整间夜店都找不到,应该在这里了。」

  小诗呆呆地看着门把,她顿时发现了异样……

  (糟糕了!我忘了把门锁上!!!)

  在小诗还没来得及伸手的时候,门被打开了!是阿豹和小峰!

  两人只是想随便扭扭门把确认一下,没想到门竟然没有上锁,但最令他们震惊的,却是残厕里面的景象──

  小健竟然全身赤裸的瘫坐在座厕上,嘴巴还被塞入一条内裤,而在他的胯上,居然还伏着一个女人。

  在小诗还有小峰都不知所措的时候,阿豹率先将小峰推入残厕,自己也跟进去关上门,当然,这一次有好好的把门锁上。

  阿豹:「干!我们还担心到处都找不到你,你出手竟然这么快,还搞得这么火热啊!」

  说着,阿豹随手将小诗那条被唾液弄得湿漉漉的内裤抽出来。

  这时,小健稍稍回过神来,发现朋友过来营救自己,感动得快要哭了。
  无视在一旁发呆不知所措的小诗,小健开始对阿豹他们说明前因后果。
  「哇靠!你这样也太逊了吧?这么东西抢回来不就好了吗?」

  阿豹得悉事件的经过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对小健的鄙视。

  接着,他又对小诗说:「喂,快把照片删掉!」

  从刚才开始,小诗就感到一阵恐怖,不但是因为对方突然人多势重,而且也被阿豹的气场震慑了,他很明显是跟柔弱乖巧的小健完全相反的人。

  其实小诗本来就没打算要对小健做什么,拍裸照也不过是想吓唬他,所以小诗很快就作出让步,装作若无其事的将小健的裸照删掉。

  「哼!遇到我算是走运了,以后都别再来这种地方。」小诗不以为然地说道,心里打算尽快离开这里,可是阿豹却在门口拦住她。

  阿豹不怀好意地说:「哎哟~别走得那么急嘛,刚刚你帮我们的朋友爽过,应该由我们帮姐姐你爽一爽,这样才公平啊!」

  说着,阿豹将小诗推到墙边,单脚顶在她双腿中间,伸手摸向她的小穴。
  「你看,小穴都湿成这样了,好想要吧?」

  形势一瞬间逆转了,说到底都是男孩子,小诗的力气不足他,阿豹以熟练的手法控制住小诗,小穴突然被摸,加上对方还是只是个中学生,小诗不禁面如红潮。

  小诗又羞又怒,说:「走开!我要叫啊!」

  阿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掩住小诗的嘴巴,又对小健说:「小健!刚才这个女人对你做过的事,不想报复在她身上吗?」

  听完阿豹的话,小健重新审视小诗,褐色闪亮的秀发、漆黑如珠的明眸、34E的圆浑胸部、凹凸有致的身材、迷人修长的美腿,每一处都拥有无比的魅力。
  (啊,还有湿润的樱桃小嘴……)

  回味着刚才被口交的强烈快感,小健承认小诗是难得一遇的大美人。

  (在这里放她走实在太对不起上天了,何况她刚才还……!)

  小健终於兽性大发,拾起小诗那条已经由米黄色变成深灰色蕾丝内裤,塞进小诗的嘴里。

  「嗯……嗯嗯…嗯……!」

  小健说:「你也嚐嚐自己的淫水和我的唾液吧!」

  阿豹说:「哈哈,很好!这样才像个男人嘛!来,一起把她的衣服扒掉!」
  三人合力上前将小诗的衣服脱光,小诗大吃一惊,不断用力挣扎,但她也不是三头六臂,怎么敌得不过来自四面八方的色狼的攻击呢。

  不消一会儿,小诗就一丝不挂的在三人面前,不,严格来说还穿着一对被淫水濡湿的网袜还有毫无遮掩能力的高跟鞋。

  「呵呵,你叫啊?让夜店的人欣赏一下你的裸体,我看到时候救你的人多,还是想强暴你的人多?」

  阿豹从背后抓住小诗的双手,令她无法反抗。小诗还是第一次在比自己年纪小的男生面前赤裸全身,但……

  小诗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啊……他们盯着我看……胸部、小穴都被看光光了~比刚才在舞池时还要兴奋……)

  小诗完全浸淫在被三个中学生凌辱的快感中,淫水氾滥得更加厉害。

  小健重複一开始小诗对自己做过的事,蹲在小诗在看着那湿漉漉的小穴,说:「小诗姐姐的小穴不也湿得一塌糊涂嘛,是不是想被摸?」

  小诗的性欲已经支配大脑,听到小健的话不但没有感到羞辱,还主动扭动纤腰,企图引诱众人对自己发动攻势。

  将小诗嘴里的内裤取出,小健凑近她的耳边说:「说吧~小诗姐姐想我们怎么做?」

  「摸……摸我……人家的小穴好痒……受不了了……」小诗露出迷人的眼神说道,令三人的顿时勃起过来。

  「只想被摸摸而已吗?」

  「……」

  小诗没有回答,但小健才不会这么轻易放弃攻势呢。

  「不想要肉棒在里面乱闯乱撞吗?这里有三根大肉棒,保证可以令你翻云覆雨啊~」

  (三根大肉棒……好想要……但是…不行……)

  「不要……今天……不行……」

  「为什么?」

  「……」

  小诗沉默不语,小健见状便坏心眼地作势要肉棒插进去,用手扶着小弟弟。
  「嗯……不要……啊……」

  小健扶起肉棒,用龟头在小穴口摩擦,小诗一下子就被挑逗得呻吟连连。
  「啊……这样……好舒服……不要……我、我的身体变得好奇怪……」
  「说不说?」

  小诗被快感冲破一重又一重的防线,变得迷迷糊糊,身体完全瘫在身后的阿豹身上。

  「嗯……我说、我说了……今天……今天是排卵日……嗯……不能做爱……」
  「不要紧,我们不会射在里面。」

  「不行……人家的小穴很湿、很紧,你一定受不住的……」

  「不会啊!我很能忍,而且你看,我刚才已经射过一次了,持久力变得更强了啊!」

  「但是……」

  「好嘛~小诗姐姐也是欲火焚身吧?我保证不会射在里面!」

  小诗受不住小健的甜言蜜语,最终败给自己的性欲。

  「好,真的受不了你们这群色小鬼……我就成全你们,只要不在小穴里射精,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嗯…啊!!」

  不等小诗把话说完,小健已经急不及待将肉棒插进小穴里,淫水氾滥的小穴根本完全不需要前戏就能轻易进入,小健一下插到底,紧緻的小穴包裹着整根肉棒,小健差点就射出来了。

  「喔!真的……好紧……」

  「嗯……可恶的色小鬼……这么猴急,爽死人家怎么办……?」

  确认小诗已经没打算反抗后,阿豹放开小诗双手,随即捏住那对34E的奶子用力揉搓。

  「噢!!!这双奶子真是极品啊,又大又圆,而且柔软得吹弹可破!」
  小峰虽然少说话,但显然他的性欲不比另外两人小,解下裤头,小峰露出他那18公分的肉棒。

  (天啊!这比小凯的还要长!!!)

  小诗无意中看到那根粗长的肉棒,顿时猛吞唾沫。

  (被他插进来一定会爽翻天……)

  小健看到小诗这个细微的动作,说:「呵呵,小诗姐姐又饿了吧?不用客气,好好吃我们的棒棒吧。」

  说完,小健将肉棒抽出。

  「呼……差点射了,先换人吧……」

  抢在小峰之前,阿豹也快速脱掉裤子,从后猛地将粗壮的肉棒插入小诗的小穴。

  「啊!好紧……我从未见过这么正点的美人儿,身体已经是极品,连小穴也是名器,而且还这么淫荡,不做妓女太浪费了!」

  小诗双手扶着座厕,翘起屁股让阿豹大肆进攻,他的辱骂对小诗而言是最好的讚美。

  一根18公分的肉棒凑到眼前,小诗毫不犹豫就把它吞在嘴里了。

  「嗯……好粗……嗯…嗯嗯…嗯……嗯嗯嗯……」

  小诗一方面被干得浪叫连连、死去活来,另一方面嘴巴又贪婪地吸吮着另一根肉棒,根本就跟婊子没两样了,小健受不了现场淫靡的气氛,不禁打起手枪来,四人就在残厕里上演最淫荡的性爱派对。

  小诗被阿豹干得迎来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小穴里一次又一次喷洒出阴精,也夹得比之前更加紧。

  阿豹知道自己快受不了了,所以便拼命加速抽插,龟头每一下都插到底,顶到子宫口又被抽出来,随即又猛烈地插进去,每当肉棒抽出来的时候都可以听到「啵」的一声。

  「嗯…唔……嗯嗯……唔…嗯……」

  突然被阿豹猛烈抽插,小诗被干得连脚都软了,要不是阿豹在身后扶着她的屁股,相信早就已经瘫在地上。

  「喔……我快要射了……全部都射在里面……!」

  听到阿豹的说话,小诗立即吐出嘴里的肉棒,惊慌地说:「等、等……啊…等一下!不是说好不可以射在里面了吗!?嗯……」

  「干!都爽成这样了,还说这种话!」

  「不!真的不行!!!今天是排卵期,不可以射在里面!不……不…啊!!!」
  在小诗哀求的时候,她的脸孔突然变了,原来阿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刺激子宫口,那些「啵、啵、啵……」的声音就是肉棒不断挤压子宫,形成的高速气压变化而形成的,而小诗的子宫口也因为不停地一开一合,就在刚才,阿豹终於成功突破子宫口,直捣子宫底部。

  明显地,这是小诗从未感受过的快感,子宫口被强行撑开,肉棒插进去与括约肌产生强烈的磨擦,简直令小诗一瞬间就爽死了,只见她跟小健之前一样,双眼翻白过去,嘴巴无力地张开,一直发生无意义的呻吟。

  成功突破子宫口的阿豹忍不住子宫口磨擦龟头的快感,精关大开,大股大股的精液直接射在小诗的子宫内。

  「啊……不…啊……射在子宫里了……嗯……不要……拔出来、拔出来……啊……射了好多……要、要怀孕了……啊啊啊呀……」

  精液不断灌满小诗的子宫,前所未有的快感令她语无伦次,身体完全不受控地抽搐起来。

  阿豹说:「哈哈,知道你今天是排卵期,而特别为你准备的子宫射精喜欢吗?」
  将软下来的肉棒拔出来,小诗无力地瘫在地上,小健看了很久,也看不见有精液从小穴里倒流出来。

  小健惊愕地问:「你真的射在子宫里啊!?」

  阿豹神气地说:「当然!」

  「你不怕真的令她怀孕吗……!?」

  「哈哈,女人就是嘴巴不诚实的动物,你看她爽成这样就知道啦?我不但要射在她的小穴里,而且要直接射在她的子宫里!想到可以让这样的美人儿为你生孩子,真的令人兴奋不已!」

  小诗双目无神地看着自己的小穴,可是不管看多久,只有几滴的精液流出来,刚才阿豹射的量,绝对是这点精液的几千倍、几万倍,绝望的小诗无助地流出眼泪来。

  「嘿嘿,只干一炮也不够保险。小峰,你的家人这个周末好像不在家吧?」
  「嗯。」

  「小峰、小健,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

  「排卵期的期间,我们日以继夜的轮奸这个女人,看她最后怀上谁的种!」
  两人呆若木鸡地听完阿豹的计划,小健率先大叫起来:「日以继夜!?星期五、六、日欸!你不会是想连续干她两日三夜吧!?」

  「对啊,反正小峰家里也没有其他人。怎样,没胆啊?」

  「我没问题。」没想到平日斯文的小峰竟然这样就答应了。

  不知道是因为小诗的魅力还是因为阿豹的挑衅,小健最后也是跟随大局,说:「谁怕谁!小诗姐姐最后一定是怀上我的种!」

  「很好,那么立即出发吧,先帮这个女人拍几张裸照,免得她一会儿反抗。」
  虽然自己说只拍几张,但阿豹取出自己的手机后却疯狂拍摄,可能是小诗被强奸后精神恍惚的样子太吸引了吧。

  之后,我们没有让小诗穿上内衣,只是随便帮她穿上那件低胸连身窄裙,或者是活动挤压到子宫的关系,只见有不少精液在小诗穿衣服的期间从小穴里流出来,阿豹见状,竟然还变态地将小诗的内裤塞进她的小穴。

  「哈哈,好好夹紧内裤,不能把宝贵的精液浪费啊,要是再有精液流出来,一会就干烂你的骚穴!」

  说完,阿豹还粗暴地用手抹去小诗的眼泪。

  小诗无法反抗,只好夹紧自己的小穴,不让精液倒流出来,这对女孩子而言无疑是最大的屈辱。

  (都这样了……听他们的话起码还可以享受三天的性爱,反抗他们我们肯定会名誉扫地,以后没面目见人了……)

  想到阿豹手上海量的裸照,小诗决定放弃了。

  (就这样被他们干到怀孕,当他们的性奴隶,一辈子被这三根大肉棒轮奸可能也不错吧……)

  残酷的现实逐渐侵蚀小诗的精神,她脑里甚至幻想起自己被三根大肉棒填满身体上下的洞的情况。

  就这样,四人踏上归途,准备开始为期三天的轮奸盛宴。

                ***

  星期日清晨五点,三个男生瘫躺在一个住宅里,里面还有一个女人骑在其中一个人身上,不断摇摆那凹凸有致有身躯。

  「啊……啊…再用力……嗯…肉棒把人家的小穴干得乱七八糟……嗯…啊……一直顶到肚子……深处……好爽……啊……」

  小诗一边淫叫,一边骑在小健身上上下拢动,一个劲的让肉棒在穴里进进出出。

  「啊……小诗姐姐,不行了……已经再射不出来……肉棒好痛……射不出来了……」

  这场盛宴已经持续了两日两夜,小健他们起初都很起劲,但一日过后已经精尽人亡了,反而小诗的体力就好像无穷无尽一样,一次又一次的他们的精液榨乾,面对硬不起来的小鸡鸡,也用巧夺天工的口技令它复活,即使三人已经一动不动,小诗还是自己拼命摆动纤腰。

  「干……都做了那么多次,还是喂不饱她……」阿豹躺在一旁无力地说道。
  「嗯……怎么了……?不是你们说要……啊…干人家三日三夜的吗?啊……人家还没爽够啊……」

  「你妈的……我们都射了几十次,你这次想不怀孕也难吧?」

  「好啊……嗯…谁能令人家怀孕,谁就是人家的老公……人家就怕你们的精子太弱,不能令人家受精……嗯……用力……用力再干人家几炮吧……」

  放开一切束缚的小诗变得比之前更加淫荡,打从心底想要受精的她可以接受任何形式的强暴、轮奸,一切都只为她带来快感。

  「干!你真的想我们精尽人亡啊!?」

  「嘿嘿,时间尚早,姐姐今天还要你们射好几十炮啊!」

  说完,小诗抛下再也射不出精的小健,扑到阿豹身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