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人任君采摘的放荡

  「喔,喔,嘶,阿姨,你吸的我好爽啊!」

  「噢,对,继续,不要停!」

  「阿姨,你的口活技术越来越好了,喔!」

  「来,龟头也给我添舔!」

  ……

  这里地处天海市,华夏著名的国际化大都市,集万千人才于一身,一度被人
传为遍地黄金的宝地,此时这座城市最中心顶级豪宅小区成汤一品的一套顶层复
式豪宅内,正上演着淫乱的一幕大戏。

  位于二层的主卧,被装饰的豪华无比,地上全部铺上了毛绒绒的地毯,宽敞
卧室有着一块大大的落地窗户,拉开华丽的窗帘,就能够轻松一览浦江夜景。

  这些并不是最吸人眼球的景色,真正的美景是在中央,那张KINGSIZ
E的大床上,一具有着美好奶白色皮肤的美妇,浑身赤裸的跪伏在大床上,认真
的吸允着同样赤裸着身躯平躺在床上的青年。

  这位嘴角挂着享受愉悦般的淫邪笑容的帅哥就是我啦!

  我双眼带着淫欲,充满侵略性的扫视着眼前美妇丰盈的胸脯,纵然已经把玩
过无数次了,都还是忍不住感慨那对娇乳的完美,手感更是如同豆腐一般的白嫩
光滑,柔软Q弹。

  随着美妇吞吐我的阳具的起伏,我的视线从不断晃动着的两只雪白乳房之间,
能够轻易的看清她平坦小腹下面光洁的私处。

  那是我最爱她的一个部位,名穴白虎,小穴附近没有一根毛发,光洁溜溜的,
关键还不像寻常熟妇那样发黑,反而有点白里透红的桃色诱惑,蜜穴更是闭的紧
紧的,如同处子。

  美妇肚脐下方有一道,几乎已经淡不可闻的疤痕,无声诉说着眼前的美妇是
个有孩子的妇人了,说实话如果不是看到了她的女儿真人,真会怀疑她现在的女
儿是领养的了,实在无法相信一个生育过的女人能有这样的身材。

  而她的女儿,在最初见面的时候我也被惊艳到了,那个小妮子也完美的继承
了她母亲的良好基因,将来长熟了,身材绝对会全面超越她的母亲。

  这时,房外走进来一个靓丽的佳人,白色的浴巾堪堪裹住她规模不小的胸部,
衬着她的皮肤愈发雪白光滑,原本应该丝滑飘柔的长发,此时被发夹固定在脑后,
让她那张充满年轻活力,而且并不逊于床上美妇的娇颜完全的展露出来。

  美人的到来,让美妇的动作变得含蓄起来。

  我不得不抽出一只手,控制着身下的美熟妇继续为我的小兄弟好好服务,一
边轻笑的道:「哎哟,我们的大明星终于忙完了啊,都快忘记我这个老公了吧!」

  美人妩媚的白了我一眼,手一勾,宽大的浴袍飘落,这具有着同样粉嫩白虎
名器的娇躯也展露在了我面前。

  我能感到肉棒的悸动,不过直接拔枪上阵太没情趣了,我眼珠子一转,邪邪
的道:「阿蜜啊,妈妈都给我添了那么久了,你也给她舔舔,让她也舒服舒服!」

  被我称作阿蜜的大明星美人面带桃花,闻言狠狠的白了我一眼,不过还是顺
从的侧躺在床上,瑧首埋进美熟妇的双腿私处温柔的舔弄起来。

  原本吸允我肉棒的美熟妇身躯明显一震,浑身不时的紧绷又慢慢的放松,气
息也粗重起来,嘴里也开始发出口齿不清的低吟。

  我两手交叉垫在脑后,笑吟吟的看着身下两条纠缠在一起的雪白美人鱼,她
们拥有着同样雪梨般圆润光滑的胸脯,还有几乎如出一辙的馒头般鼓胀的白虎美
鲍,即使只是这样看着,也是一种享受。

  正在为我做着口活的美丽妇女是我的继母,名字叫做杨若兰,之前是个寡妇,
他前夫是个刑警,不过在一次行动中因公殉职了,为了家里开销,就在菜市场卖
豆腐,还被人称为「豆腐西施」。

  后来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成了我的继母,之前帮我打理过生意,再后来我父亲
出事住院了,就成了全职家庭主妇,说的好听点,是腾出手专心照顾在医院的父
亲,其实医院那边我都请了专业的医护人员看护,更多的是方便我啪啪啪的!

  另外那个正专心舔弄美熟妇白虎逼的年轻美人,其实是我的继姐,她是杨若
兰和她前夫所生的女儿,名字叫做杨蜜,并不是后来改名了,跟母姓了,而是她
去世的生父也姓杨。

  现在是国内人气火爆的大明星,能唱能演两栖作战,很快就红了。她的粉丝
们估计猜不到,在他们心中如同玉女般的杨蜜早就被我这个好弟弟给开了苞,而
且调教的相当性感妩媚!其实她还是我以前同一所高中学校里的校花,后来和我
一起考进了天海电影学院。

  而我……我算是平凡人中,幸运的那一小撮人吧!我叫秦峰,如果按照原来
的人生轨迹,我和我的继母还有继姐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我应该还过着每天往
返公司家里,重复两点一线生活的公司基层小领导,而不是如今年纪轻轻就坐拥
亿万资产,数位美人的成功人士。

  温暖的嘴唇和灵巧调皮的香舌把我从回忆里拉了出来,杨若兰,我最爱的美
艳继母,用恰到好处的吸吮服务点燃了欲望炸弹的导火索。

  我有点粗暴的用手控制着继母的脑袋,年轻人充满了蓬勃朝气的大肉棒带着
我的淫液还有继母的口水不断的将她的脸戳出龟头磨样的凸起,感受着继母口腔
的湿滑柔软,看着她美丽的脸蛋因为我粗大肉棒的侵犯而微微皱起的眉头,我心
里一阵暗爽,曾几何时这个女人还是隔着人伦大道,看得着摸不到的美人,如今
却可以任我肆意妄为的索取。

  「呜呜呜……呜呜」

  或许是我太过粗暴,继母的嘴角口水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将我的肉棒和她
美好的嘴唇弄的愈发晶亮起来。只是这种程度的口交已经无法满足我的快感,我
调整了肉棒的姿势,开始往继母的喉咙进攻。

  耳边响起继母痛苦的呜咽呻吟,我看着她紧蹙的黛眉,感受着龟头和肉棒侧
身依旧不断游走的香舌,心中感慨:「真是个骚货啊!」

  淫荡继母身后,她的宝贝女儿杨蜜,现在哪里还有一丝明星该有的端庄傲娇,
完全如同她骚浪的母亲一样,撅着一只雪白的大屁股不断的扭动着,原本用来唱
歌的嘴巴此时卖力的舔弄着她亲生母亲不断分泌出淫水的羞耻淫穴!丁香小舌更
是不时的突袭一下生母的淫洞,给我的好继母带去一阵颤动。

  如此香艳的美人图,即使我已经久经沙场也把持不住了!

  「我要射了,这几天的存货都给你们这对骚货母女!」我站了起来,然后一
把拉起赤裸的两女,让她们跪在始终被含在继母嘴里的鸡巴面前,看着两人闭着
眼睛也万分美丽的脸庞。

  我最后在淫荡继母嘴里快速的抽插了几下,然后快速抽离已经肿胀到极致的
大肉棒,一只手快速的撸动起来,此时龟头顶端还连着一根长长的银丝,是继母
的口水和我马眼分泌的淫液混合物。

  看着温顺如小猫般的两个美人那副任君采摘的放荡模样,我的精液再也忍受
不住,如同高压水枪一样,狠狠的打在了继母的脸上,原本如同贵妇般的脸蛋现
在挂满了白色粘稠的精液,顺着鼻梁缓缓的往嘴角流淌。

  我的手继续快速的撸动着,调转枪头,将剩下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射向了边上
等待多时的小骚货,显然杨蜜比她的母亲更放得开,小妮子连舔带刮的把我射向
她樱唇的精液吞了个干净,最后还贴心的为我清理干净了肉棒。

  我舒畅的吐了口气,搂过母女花躺在床上,两手不老实的在她们胸前把玩那
一抹柔软,看着熟睡的杨蜜,心中暗叹:如果不是我从小缺母爱,有点恋母情结,
还真的会更加喜欢她吧!